第五章

    翠屏山虽同雾灵山是挨着的,但两个门派的正门之间,却仍然有些距离。

    谢迟迟一行人到朗华派山门口时,已经快要到中午时分了。

    朗华所处的雾灵山,比翠屏山要高耸陡峭上不少,今日天气稍阴,云雾缭绕之间的雾灵山峰,乍一看,宛如仙境一般。

    朗华弟子挨着个儿的帮各门各派引路,谢迟迟他们被分到了稍稍僻静些的院落。

    “这里虽有些远,但却比旁处稍静些,各位同门在此处应当能休息好,但约莫是不能赖床,不然去晚了膳堂可就没什么饭了……”

    引路弟子风趣的话叫茯苓派弟子的行为举止也放开了不少,“此处就只有两座院落,静眠院和棠枫院……”

    “哎,这位师兄,那棠枫院住得不知是哪派的弟子?”

    引路弟子笑笑,“棠枫院常年住着我们首座师兄,他喜静,所以就选了那里……”

    首座师兄,周愿?

    俞亦聪一听此话,伸胳膊轻轻戳了戳谢迟迟,见谢迟迟侧首望了过来,朝她挤了两下眉眼。

    今明两日都是给各门各派过来之后修养准备的时间,比试大典后日才会开始。

    当然谢迟迟并不是多关心这些,毕竟说实话,她术法不行,虽说有比试就有输赢,但她也不能白白上赶着去送分给别派不是?

    她暂且就先不拖师兄们的后腿了……

    谢迟迟进了屋子,将包袱打开,小狐狸“蹭”得一下蹦了出来,跳到了她的怀里去舔谢迟迟的脸,有些痒,谢迟迟“咯咯”地笑了两声,拿出一块儿桃酥出来,掰成了两半,“饿了吧。”

    小狐狸“呜呜”两声,有些狼吞虎咽。

    谢迟迟趁机又撸了两把毛,心中思忖着,他们住的静眠院离周愿住的棠枫院不远,真是天助她也。

    静眠院中有小厨房,前两日周愿来去匆匆,没给谢迟迟留个大显身手的机会,如今正是时候,谢迟迟打算做些茶点,给周师兄送过去。

    争取让周师兄拜倒在她的茶点之下。

    做茶点谢迟迟颇有经验,之前曾做过几次,师兄们吃了都夸好吃,其中一个吃着吃着还哭了,边哭边吃,你品品,这该是多么惊艳的茶点。

    只是师兄们虽如此爱吃,可却总不肯让她多做,说什么怕她累着。

    谢迟迟摇摇头,将思绪拉回来,一捋袖子,专心准备,开始着手做茶点。

    只是这小厨房食材的种类,似乎不太够,茶点的味道难免会大打折扣,真替周愿遗憾,不能吃到口味最正宗的迟迟秘制茶点了。

    谢迟迟十分专注地做完茶点之后,寻了个好看的篮子将茶点装了起来,拎着出去的时候正好碰上了来厨房摸东西吃的俞亦聪。

    “小师妹,你手里拿的这是什么?”

    谢迟迟献宝似的打开来,“我做的茶点啊,师兄想尝尝?”

    俞亦聪面色一僵,忙摆了摆手,“不了不了,我倒是不怎么饿……”

    不饿你来厨房干嘛。

    谢迟迟自然不会叫俞亦聪吃这篮子里的,毕竟已经摆好盘要拿给周愿去的。

    她顺势往旁边一指,“厨房里还有些茶点,师兄你要想吃就去拿吧。”

    俞亦聪忽然道,“厨房里还有?那你这茶点是要……”

    “我拿去送给周师兄,谢谢他们朗华的款待……”

    谢迟迟刚说完这话,便瞧见自家师兄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慈祥,似乎还夹杂着一两分同情。

    “师妹,你说你要把你做的茶点拿去给周愿吃?”

    “是啊,怎么了……”谢迟迟觉得此事既不突兀,也不逾矩。

    俞亦聪瞧着自家师妹少女怀春的模样,实在不忍打断,“没事,你去吧,师兄等你的好消息……”

    听闻周愿为人素来疏离,师妹这茶点,约莫是送不出去。

    到时候回来肯定得难受,他得陪着安慰安慰。

    实在不行的话,他大义献身,替周愿把茶点全都吃了。

    谢迟迟伸手拍了拍俞亦聪的肩膀,“师兄便安心等我的好消息吧。”

    -

    事实证明,送茶点勾搭周愿这件事,不止谢迟迟一人能想到。

    “今日来了不少门派啊,师兄你忙了一天累不累?”

    “嗯,不累。”

    “师兄你累的话就回去休息一下吧……”

    “周师兄……”

    身后冷不丁地传来一声唤,两人一同转了身,瞧见身后不知是哪个门派的女弟子,胳膊上挎着一个竹篮子。

    “你唤我?”周愿确认了一句 。

    “嗯……”女弟子羞涩地点了点头,想抬眼大胆打量周愿,可却有些不好意思,目光只落到周愿平直的肩膀上。

    “何事?”

    “我,我做了一些茶点,想拿给周师兄尝尝……”

    曾经这样的事情在朗华派之中,也不是没有过,小姑娘们明着说要来送茶点给师兄吃,实际的意思,焉能不知?

    李明轩替师兄拒绝这些,十分得心应手,“我们师兄啊,他不爱吃茶点,啊,也不是不爱,是不能吃,吃了的话会浑身长疹子,腹泻不止……”

    这拒绝的说辞听着实在有些荒唐,女孩儿终于敢抬头望向周愿了,“周师兄,真的不能吃吗?”

    周愿面无表情点头,“他说得对。”

    女孩儿十分难过地走后,李明轩瞧着自家芝兰玉树的师兄,叹了一口气。

    “师兄,你这棵铁树,何时能开花儿啊……”

    -

    谢迟迟挎着篮子等在棠枫院门口。

    瞧见周愿和一男子一同走了过来,遂上前道,“周师兄……”

    她不似方才的女子一般,有小女儿家的娇羞,她的目光十分大胆地望着周愿。

    谢迟迟是觉得,好不容易见着了,不看白不看。

    周愿今日着了一袭深衣,长眉斜飞入鬓,凤目微挑,眸底的光淡漠而疏离。

    谢迟迟瞧够了,这才注意到,周愿他没睡好吗,怎么眼下似乎有一层淡淡的乌青,这乌青本不深,但他面皮生得白净,盯着看多了,便稍稍有些显眼了。

    李明轩眼前一亮,这不是在茯苓派见着的那位颇合他眼缘的师妹吗,上次他本想多说两句的,奈何师兄不知怎的突然催促,没想到今日还能再见着。

    李明轩刚要开口问师妹姓名,只听自家师兄又淡淡道,“何事?”

    “周师兄,我来送些糕点给周师兄吃,替同门来谢谢朗华的款待之情。”

    李明轩虽对这位师妹有好感,却依旧没忘了对师兄的职责——

    “咳咳,这位师妹,你有所不知,我们师兄啊,他不爱吃糕点,不是不爱,是根本吃不得,一吃就会浑身长疹子,腹泻不止……”

    谢迟迟有些遗憾,“真的不能吃吗?”

    李明轩瞧着谢迟迟,刚欲说他不能吃但我可以啊,我吃也是一样的……

    谢迟迟瞧向周愿,只见他淡淡颔首,“还是能吃一些的……”

    李明轩,“???”

    师兄你之前不是这样的……

    周愿慢慢走过来,在谢迟迟离谢迟迟两步远的地方站定,两人的距离陡然被拉进,谢迟迟的鼻尖似乎还能嗅到周愿身上好闻的松木香气,清冷地包裹着她,谢迟迟将竹篮子递了过去。

    “多谢。”

    周愿的声音从头顶响起,谢迟迟仿佛能听到他尾音的震颤,耳根子一阵微妙的酥麻的感觉。

    谢迟迟抬头浅浅笑了起来,“周师兄,不必客气……”

    谢迟迟十分成功且圆满地送出了糕点,李明轩却十分困扰,回到院子中之后,忍不住开口问了出来,“师兄,你为何收下了方才那位师妹的茶点?”

    周愿心中自然颇有考量,若她没能送出茶点,心中郁结,到了晚上,怕是要更加“凶狠”地去撸狐狸的毛……

    “她是代表茯苓派来送的,若不收,不合礼数。”

    李明轩恍然大悟,还是师兄为人严谨,不愧叫师父长老们欣赏,他还要同师兄多学习。

    周愿进了屋子,瞧见李明轩一同跟了进来,“还有何事?”

    李明轩瞄向周愿搁在桌子上的糕点,“师兄,我肚子有点饿了……”

    周愿将桌子上的茶点打开,里头的盘子里约摸有六小块儿茶点。

    李明轩也凑过来看,“哎,师兄,这茶点竟是红色的,难不成是用花瓣儿做的?”

    好有心的姑娘啊,李明轩在心中赞道。

    周愿似乎也来了些胃口,自盘中拈起了一块儿。

    李明轩也拿了一块儿放进嘴里。

    味道在口中涤荡开来的那一瞬间,两个人相视一眼,表情同时变得痛苦且狰狞。

    “啊,怎么……这么,这么辣啊……”李明轩没忍住吼了一声出来。

    原来不是花瓣红,是辣椒红,他就说,什么花儿能这样红!

    “水,给我水!”

    李明轩伸手要去拿桌子上的茶壶,却被周愿捷足先登,抢先拿起,也顾不上倒,端起便往口中灌。

    两人不知灌了多少水之后,相对无言。

    周愿将茶点伸手朝李明轩方向推了推,“你不是饿了么?”

    李明轩后退一步摆摆手,“不了,师兄,我突然想起来还有要事,告辞……”

    李明轩落荒而逃,周愿瞧着桌子上的茶点,摇头苦笑了两声。

    -

    是夜。

    谢迟迟带着一身凉意归来,将门窗仔细关好之后,这才将半掩着的柜门打开。

    “圆滚滚,今日有没有乖啊……”

    狐狸趴着没动,谢迟迟小心将其抱了出来,摸了摸它的肚子,嘟囔道,“眼看便过了一下午了,你一定是饿了吧。”

    狐狸又成了冷淡的性子,不复白日里的热切,被她摸了肚子,似乎有些不适,微微躲了躲,谢迟迟搂着它在桌旁坐下,“我给你带了好东西回来……”

    说着掀开的盖子,狐狸抬眼去瞧,红色的茶点尽收眼底,瞧清的那一瞬间,狐狸的瞳孔不由一颤,紧接着,谢迟迟地声音自耳际响起——

    “惊不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