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谢迟迟僵直了身子,没敢转头去瞧狐狸仙君,若是转头看了,指不定她的眼神便暴露了。

    这狐狸仙君,怎竟如此敏锐……

    谢迟迟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开口,因突然飞升,她私下也做了不少功课,在仙息阁也翻了不少典籍去看,由此得知了这能瞧见别人真身的术法,叫“望灵”。

    无论是凡人飞升,亦或是仙人渡劫,其中都是要过雷劫,而过了雷劫,渡雷劫者,相应也会在自身上基础上开辟一种新的法术,通常稍稍厉害些的仙,能通过在渡雷劫前对自身六脉进行干扰,由此来得到自己需要、想要的法术。

    可千百年过去了,还未曾听闻有谁过雷劫之后能够望灵的,望灵之术已经失传多年。

    因为此类术法,本身也并未有什么实际用处,只是能瞧见旁人的真身而已,唯一有大用之时,便是在古时战场上,能通过望灵来瞧见对方真身,得知其弱点,从而进行斩杀。

    而如今各界一片祥和宁静,许多年未曾有过战争,此术法在仙界之中,也便渐渐失传了。

    谢迟迟原以为这失传多年的术法,早已无人知晓了,没成想今日竟被狐狸仙君一语道破。

    空气中登时一片寂静,就在这片诡异的寂静之中,狐狸仙君开了口,“过几日我便要闭关,届时要有人在一十三天照料只雀,此差事,你可愿意?”

    谢迟迟本欲推辞的,毕竟她是个一穷二白的小仙差,在凡间的庙宇当值,还能收些香火,若来这一十三天照料这鸟儿,哪里有俸禄可拿?

    谢迟迟正想着,便瞧见笼子里只雀的羽毛变成了耀眼的金色,自己这术法看来是过去了。

    谢迟迟这才敢转头去瞧顾清让的脸,“仙君,小仙职位虽小,可却忙碌的厉害,成日里一堆的差事,实在是走不开……”

    顾清让瞧着谢迟迟义正言辞的拒绝,悠悠道,“在一十三天,三倍俸禄。”

    谢迟迟眼睛一亮,似为难道,“这个嘛,忙归忙,仙君给的差事自然还是要办的,且容小仙回去同阁长大人商量一二?”

    “嗯。”

    顾清让伸手将金丝笼的盘钩打开,神鸟只雀飞身而出,蓦然间便涨大了数倍,翅膀煽动而起的风吹得灵葡叶子沙沙作响。

    谢迟迟拿好卷轴骑到了只雀身上,“仙君,这鸟儿认识路吗?”

    顾清让微微颔首,“只雀识得路,你且坐稳便好。”

    谢迟迟闻言伸手抱紧了只雀的脖子,觉察到谢迟迟坐好之后,只雀煽动翅膀飞了起来。

    只雀耳朵灵敏非常,载着谢迟迟飞出数丈之后,听见自家仙上隐约道了一句“怪不得,果真甚软……”

    只雀心头疑惑,什么软?

    仙上支开了它偷偷在吃什么东西吗?

    只雀收起心思,专心载着谢迟迟飞去了仙息阁。

    只雀的毛是羽毛,稍稍有些硬,但脖子上的毛却是颇为细软的,谢迟迟被只雀载着飞了一会儿,觉得这鸟似乎飞的甚是稳当,爪子当即有些不老实,开始抚摸只雀的毛。

    邻着到了仙息阁,专心飞了一路的只雀稍稍松懈了神经,心头又冒出了方才那个念头,仙上方才到底在说什么甚软?

    “真软。”谢迟迟边撸边赞叹,只雀这才发觉了身上驮着的小姑娘正对自己的脖子“上下其手”。

    软……啊,仙上莫不是在说毛软?

    可他也没摸它啊,仙上莫不是背着它,外头有鸟了吧?

    这个念头一出来,只雀的翅膀狠狠一抖。

    “啊!”一个不稳,一人一鸟自空中摔了下来。

    所幸此时已飞到仙息阁上头,离地并不高,谢迟迟后臀先着了地,没怎么摔伤,只那一直攥在手中卷好的卷轴铺散了开来。

    后臀上传来锥心的疼痛,谢迟迟“哎呦”一声,挣扎着便要起身。

    胳膊上忽地传来一股力道,谢迟迟被人扶了起来。

    “多谢这位仙友。”谢迟迟瞧向来人,点头致谢。

    那人搭在谢迟迟腕子上的手收了回来,“举手之劳,仙友不必客气。”

    那人似乎有事,扶起谢迟迟之后便转身匆匆离去。

    谢迟迟顾不得身上上的疼痛,慌忙起身去拾卷轴。

    卷轴大半在地上斜斜的铺散开来,洁白如雪的梨花树下舞着几只栩栩如生的仙鹤,画面干净不陈杂,寥寥数笔便勾勒出了一个仙境。

    谢迟迟的手刚一挨到卷轴的边儿,便闻一声鹤啼,她抬头望去,着实怔了一下,方才画中的景致竟在眼前铺陈开来,起舞的仙鹤,怒放的梨花树,几缕花瓣甚至飘飘扬扬地掉落到了谢迟迟的肩头。

    怪不得,怪不得阁长大人如此惦记仙君的画,竟有此等奇效。

    既然仙君如此厉害,那她是不是能攀攀关系,届时求他也给自己绘一副墨宝,钻进画中世界,想要什么有什么?

    还没等谢迟迟将美梦做个全乎,眼前的美景倏尔消失了,连带着肩上落着的花瓣儿也了无踪迹可寻。

    哦,原这画中世界也是有时限的。

    谢迟迟做了个半截的美梦被打碎,叹了一声,继续低头去卷那卷轴。

    卷轴末端用朱笔落了款——顾清让。

    顾清让……这是狐狸仙君的名字吗?还挺好听。

    只雀不知何时又变成与寻常鸟儿无一般的大小,它扑棱着翅膀飞到了谢迟迟面前,“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摔了你,我不该摔了你。”

    谢迟迟笑笑,“没事,还要谢谢你送我回来。”

    只雀摇摇头,“不客气,不客气。”

    谢迟迟一怔,这鸟儿真逗,话都要重复说两遍。

    将谢迟迟送达之后,只雀扑棱着翅膀飞回一十三天去了。

    谢迟迟回了仙息阁,去交差事。

    “阁长大人,您的画带到了。”

    阁长笑眯眯的接过画,刚要打开兀自好好欣赏一番,瞄见一旁的谢迟迟站着没走,遂忍着心头的躁动,将画放了下来,“咳咳……这个,还有何事啊?”

    “阁长大人,方才小仙随仙君去一十三天时,仙君说他过两日要闭关,意叫小仙去一十三天替他喂鸟,小仙在咱们仙息阁当差,便回来问问阁……”

    “你说仙上叫你去一十三天替他喂鸟?”

    谢迟迟点点头,“正是。”随即思忖着又道“若阁长不愿,小仙……”

    “去啊,为什么不去,若你勾搭上了仙……”

    “嗯?”

    “啊不是,仙上是咱们大家的仙上,以后他有什么吩咐,你只管答应便好。 ”

    谢迟迟原以为阁长会不愿意此事,因着她前几日发觉,仙息阁虽看着十分大,但内里在编制的仙差,似乎不多。

    谢迟迟原以为阁长会拒绝此事,故而没报多大的希望,结果却出乎谢迟迟的意料,没成想他竟如此兴高采烈的答应了。

    阁长望着她的目光颇有些希冀,唇角带着慈爱的笑,不明白为何要以这样一副神情看她的谢迟迟想了想狐狸仙君口头许给她的那三倍俸禄,也真心实意地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