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谢迟迟同那位仙童呼哧呼哧搬了许久,才将仙息搬完。

    仙童在前走着,谢迟迟在他身后跟着,出了存放阁,谢迟迟转身随手将门拉上。

    门把触手致密细润,谢迟迟定睛一瞧,竟是上好的玉石做的。

    这文曲星君,再清雅低调,倒也掩盖不住他有钱的事实。

    谢迟迟婉拒了仙童想留她喝口辛苦茶的盛情,上了仙车,赶着去下一座仙府送仙息。

    仙童千恩万谢地将谢迟迟送出了星君府。

    谢迟迟依着单子,挨个去送,其中还同奚秋碰着了,两人隔车相望了一眼,甚至都没来得及打声招呼,便双双背道而驰,去了下一所仙府。

    转眼便到了中午,谢迟迟累的不行,本欲歇歇,却瞧见单子上,这所仙府仅收了九炷仙息。

    谢迟迟揉了揉眼,恍以为自己看错了,果真是九炷。

    同那颇为辉煌星君府,真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谢迟迟视线右移,战神府三个大字映入眼帘。

    战神府?

    战神,那不是她之前在凡世当差的庙宇吗?

    香火确实,颇为清冷。

    谢迟迟不忍九炷香还要叫战神府的差人等,便驭仙车过去了。

    谢迟迟停下仙车,一眼便瞧见战神府朱红的大门似乎有些掉漆,深一块儿浅一块儿的。

    还没等她上前去敲门,门吱呀一声开了,紧接着,一个素衣男子被扔了出来。

    被扔了出来……

    自府内走出来一个人,那人长发被金冠束起,一身红衣,腰间一根暗色带子系着,明眸皓齿,眉间英气更添三分飒爽,谢迟迟不由叹道,好生利落的一位姑娘。

    那红衣姑娘此刻瞧着身前站着的男子,面上难掩三分薄怒,她随手一捻,“吧唧”一张纸便贴到了战神府的大门上。

    谢迟迟定睛一瞧,其上书——陆衍与狗不得入内。

    那位名叫陆衍的男子,背对着谢迟迟,肩膀颤抖两下,竟是笑出了声。

    此男子实乃奇人,真是好厚的脸皮。

    红衣姑娘仿佛再也看不下去了一般,瞪了那男子一眼,转身“咣当”一声,将那大门重重地关上了。

    谢迟迟又不由地一叹,这姑娘身形瞧着纤细,可力气,实在是惊人,那大门看起来那么厚重,她竟能单手一挥就给关上了。

    那素衣仙君似乎要转过身来,谢迟迟忙低下头,欲同他擦身而过。

    即将擦身而过的瞬间,只听那男子“哎”了一声,谢迟迟步子一顿。

    “你不是在仙上那里当差?”

    他怎么知晓?

    谢迟迟疑惑地抬起了头,身前人利落的眉眼间稍带懒散,正是那日去拜会狐狸仙君的那位懒散仙君。

    “我不在仙……上那里当差,只是去帮了几日的忙。”

    那男子微微点头,还要再说,身后的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一条缝儿。

    一个胖乎乎的小丫头自内里钻了出来,“星君,您的扇子落下了。”

    懒散仙君伸手接过,“竟还惦记着我的扇子,她果真还是在乎我的。”

    小丫头面色纠结着,“神女说让我拿出来丢了的……”

    懒散仙君充耳不闻,忽对谢迟迟道,“她颇有些暴躁,唔……你且多小心些。”

    颇有些暴躁,确定这几分暴躁,不是被你惹出来的?

    谢迟迟还没来得急回话,便瞧见这仙君“唰”得一声将那折扇抖开,冷不丁地,谢迟迟瞄见了上头有字。

    文曲星再世。

    谢迟迟眼皮一跳,文曲星?

    “你是文曲星君?”

    懒散仙君一笑,“不才,正是在下。”

    谢迟迟汗颜,战神府何时,竟更名为妙坛真人府了?

    那位仙童知晓自己星君,这般讨人家姑娘嫌吗……

    待文曲星走之后,小胖丫转过了红扑扑的脸蛋儿,两个圆溜溜的眼睛锁定了谢迟迟。

    “你是?”

    “我是仙息阁的仙差,来给府上送仙息的。”

    谢迟迟将手上拿着的几缕仙息递了过去,小胖丫见了宝似的接过数了数,“竟然有九根,九根。”

    瞧见她这喜悦的模样,谢迟迟不由地也笑出了声。

    小胖丫高兴完,要请谢迟迟入府歇脚,谢迟迟本就打算送完这趟之后暂时歇上一歇,便顺势应下了。

    战神府并不小,依稀可见昔日的辉煌,只是如今看来,虽不至落魄,但也能从细枝末节瞧出些端倪来。

    战神府中也并未瞧见旁人的踪影,方才那位红衣姑娘似乎便是战神府的主人了,也不知去了何处。

    谢迟迟心中疑惑,她在凡世战神庙中当差之时,是瞧见过战神的塑像的,分明是位中年男子模样,这样看来,那红衣姑娘,莫非是战神的女儿吗?

    在战神府短暂地歇了脚之后,谢迟迟又开始了十分紧凑的送仙息任务,一直没停,晕头转向地绕了远路,在路上还差点撞到了望舒仙子的月亮车。

    说起来,竟不是谢迟迟的过失,谢迟迟自己也不免感到惊讶。

    望舒仙子当了这么久的值,没成想竟也驾不好车。

    谢迟迟不由地生出了几分同病相怜的感慨,望舒仙子一身月白纱裙,轻飘飘的好像下一刻便要飞走一样,她周遭涤荡着月亮的清辉,仙气非常,站在车驾前,对着谢迟迟歉意一笑。

    谢迟迟低头瞧了瞧自己身上奔波一天灰扑扑的仙差服,心中一叹。

    望舒仙子仙气飘飘地站在车驾前一动不动,她的目光却也没落到谢迟迟的身上,谢迟迟顺着她的眼神回头瞧去。

    咦,那不是赤乌仙君下值的车驾?

    望舒仙子这般含情脉脉地望着赤乌仙君的车驾,谢迟迟顿时觉得自己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望舒仙子,她竟喜欢赤乌仙君。

    赤乌仙君的车驾越来越远,渐渐消失不见,望舒仙子这才收回视线,她刚一动作,那过分仙气的裙角便飘了起来,勾住了车辕,望舒伸手一拽,将她那件过分仙气的轻纱衣从身上拽了下来,里头是一件样式简单朴素的同色衣裙。

    望舒仙子瞧着谢迟迟呆住的脸,眨了眨眼,“小仙差,你真可爱,此事可莫要告诉旁人。”

    她说的是喜欢赤乌仙君的事,谢迟迟点了点头。

    望舒朝谢迟迟伸出了手,她掌心微微一闪,出现了一枚白色的石头。

    谢迟迟接了过来,只听望舒又道,“这是一枚月亮石,对喜欢的人,有奇效哦……我时辰到了,小仙差,下次再聊。”

    望舒说着驭起了月亮车,慢慢飞向了浩瀚的夜空中。

    谢迟迟摊开掌心,月亮石莹莹闪着微光。

    喜欢的人,可她喜欢的人,已经死掉了,甚至,他都不知晓自己的心意。

    他是不是早已喝下了孟婆汤,在奈何桥尽头排队投胎呢?

    一定,不记得她了吧。

    谢迟迟心绪不稳,仙车摇晃得越发厉害,终于一个踉跄,将谢迟迟摔了出来。

    还差不远就要驶进银河里了,谢迟迟望着流转的银河,心中不由的庆幸,自己摔得正是时机。

    还好没有外人看到。

    “这位仙友,你没事吧?”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谢迟迟背脊不由一僵,还是被人给瞧见了她这副狼狈模样。

    那人慢吞吞地走了过来,谢迟迟慌忙起身望去,来人一身褐青色衣袍,中年模样。

    瞧着似乎有些面熟。

    啊,谢迟迟想了起来,这位是她上次从一十三天回仙息阁的路上,从只雀身上摔下来之后扶她起来的那位仙友。

    没成想两次摔着,都被他给撞见了。

    “仙友无事吧?”

    谢迟迟摇摇头,“无事。”

    这位仙友怪怪的,他的脸上挂着的笑,总给谢迟迟一种心中发毛的感觉。

    谢迟迟勉强冲他笑了笑,当即要走向仙车那边。

    “咚”得一声,谢迟迟的步伐忽然受到一股阻力,面前明明什么也没有,可她就是无法迈出那一步。

    谢迟迟伸出手向前推了推,手也在空中被阻挡住,似乎有一个透明的屏障,将此处封闭了起来。

    这种透明的屏障,谢迟迟觉得,应当便是结界了。

    她慢慢转过了身,瞧见那青色衣袍的人站在不远处,脸上挂着阴恻恻的笑。

    谢迟迟是个怕鬼的姑娘,尽管面上强装镇定,心神却也不稳了起来。

    她眼眶微微一热,面前的人突然变得不像是人了起来,他通身缭绕着黑气,脸上遍布着妖冶奇异的黑色花纹,乌青色的唇,猩红的眼。

    谢迟迟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瞧见谢迟迟变了脸色,那人嘴角扯出一抹笑,“你能看见的,对吧?”

    他,他怎么知道她会望灵之术,满打满算她和他,不过才碰过两次面而已。

    上次他扶她起来,扶她起来……莫不是无意间摸到了她的灵脉,而得知的吧。

    他似乎能瞧见谢迟迟心中想的什么似的,“你猜的都没错,当时我便觉得气息不同寻常,才借机上前扶了你一把,一直想找机会下手,可你身上却被顾清让下了护咒,我又不能硬碰硬,本来都打算放弃了……”

    他顿了顿,又道,“可前两日,你身上的护咒,却突然散了……这不,你今日偏偏就落了单,还走到了这么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多么好的时机,多么好的地点……”

    谢迟迟一阵胆寒,她想朝后退,可背后透明的结界阻挡着她,叫她只能死死地钉在原地。

    “你为什么要杀我?”

    才只见过两面而已,她谢迟迟做人的时候,没结过仇家,做了仙,也是小心翼翼,怎么会有人如此煞费苦心地要来杀她呢?

    那人似乎颇有身为反派的觉悟,“你跟我拖时间?”

    “我只是想做个明白鬼而已。”

    那人被谢迟迟噎了一下,“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

    谢迟迟有些崩溃,要杀她的理由,竟然到了罄竹难书的地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