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我告诉你,你少跟我废话,我便是跟你讲到明天,也不会能有人来救你的……”

    谢迟迟差点都要被他这副笃定的言论洗脑了,她开始觉得自己真的是在拖延时间。

    那人掌心已经凝聚了一团烈焰,谢迟迟瞧见十分难受地“哎呦”一声,“能不能给我换个好看点的死法?”

    那人许是第一次见都要死了还这么挑剔的人,当即一怔,掌心的火苗“嗤”得一声熄了火。

    他气急败坏道,“你给我闭嘴。”

    他说着又开始继续发力,掌心凝聚了一团更大的火焰,谢迟迟流下了绝望而凄美的泪水。

    完了,谢迟迟闭眼之前最后一次打量了一下这个美丽的世界,她记得同僚仙友似乎说过,他在阎王那里当过一阵子的差,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给她开个后门什么的。

    应该是可以的吧,毕竟同僚仙友虽然话不多,但人似乎还蛮好的样子。

    谢迟迟胡思乱想着,灼痛感却迟迟没有传来,她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儿,见那人还在酝酿着掌心的火焰。

    谢迟迟十分悲壮地再一次闭上了眼,他这是想要把她烧成一把灰儿……不,连一把灰儿都不剩啊。

    好狠的心。

    周遭忽然感受到了一股热浪袭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谢迟迟不敢睁开眼睛,通身的每一寸皮肤似乎都要被灼伤了一样。

    完了,她终于自心底产生了名为绝望的情绪,比上次遇到妖兽时候更甚。

    她试着朝后缩了缩,当然没能成功。

    忽然一股清气慢慢自一侧袭来,将她一点点地包裹在了其中,免受了热浪的侵蚀,谢迟迟心中一颤,下意识睁开了眼睛。

    年轻的白衣仙君自缓缓流转的银河彼岸飞了过来。

    那一刻,抚平了谢迟迟心中此刻所有的兵荒马乱。

    那一刻,星河欲曙天。

    “顾清让?”尖细的嗓音响起,打破了这一刻的祥和。

    顾清让眉眼冰冷地瞧着青衣男人,他缓缓吐露两个字,“鬼族。”

    鬼族?谢迟迟心中一惊,鬼族怎么如此轻易地,就便混进了他们仙界。

    那鬼族奸细被撞破了身份,静默了一瞬,似乎觉得这样的状况,无法收场,当即沉下了脸。

    “今日不是我死,就是你活。”鬼族奸细开始放了狠话。

    谢迟迟听得眉头一皱,这话听着,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狐狸仙君显然是人狠话不多的类型,他一言不发,抬手欲捻杀诀。

    鬼族奸细瞧见他的,“嘿嘿”一笑,露出一个“果然不出我所料”的神色,“在我的阵法里,即便你是大罗神仙,有通天的本事,那也用不了……”

    听起来似乎很厉害的样子,谢迟迟注意到,顾清让捻诀的手一顿。

    看来这鬼族奸细说的,竟然是真的了。

    不能用术法,不会是两人赤手空拳地要肉|搏吧,那太血腥了,不美丽,不符合狐狸仙君一贯衣不染尘的神仙形象。

    紧接着,狐狸仙君便以身否决了谢迟迟这个想法,他抬手召出了一柄长剑。

    银白色的剑身通体流光,蓄势待发。

    鬼族奸细也双臂一展,两手中各出现了一柄铁锤。

    实乃好生敦厚一铁锤啊……

    这般粗鲁的武器,谢迟迟开始担心,仙君这柄看起来薄薄的剑,会不会一锤就给弄碎了。

    剑在空中漫不经心地挽了一个剑花,执剑那人面色从容更甚,似乎掌中拿的不是剑,而是一只挥洒丹青的笔而已。

    鬼族奸细大吼了一嗓子,便朝这边扑了过来,顾清让从容应战,鬼族奸细面部狰狞,似乎使了全身的力道,“咣当”一声,两个截然不同的兵器相接,那看起来十分敦厚的铁锤,竟被剑削出了一个豁口。

    鬼族奸细怪叫一声,似乎在心痛于自己的爱锤受到了这般残忍的伤害。

    他忽然退开五步远,俯下身子,整个人慢慢涨大,四肢着地,竟足足有一人多高,他身上的衣裳碎裂开来,他通身长出了毛发和尖尖的牙齿。

    谢迟迟瞧得不禁眉心一跳。

    顾清让神色未变,术法被禁锢,但他的剑气却依旧缠绕自如,他挽得剑花漂亮而凌厉,招式利落,毫不拖泥带水,谢迟迟仔细瞧着,忽然觉得这剑招越发眼熟了起来。

    这不是,这不是他们修仙门派的弟子,都会练的一套剑术吗?

    谢迟迟见过上一个将这样一套稀松平常的剑术,运用得如此漂亮的人,还是在雾灵山,初见周愿的时候。

    周愿,她又觉得顾清让,很像周愿了。

    时光仿佛倒流,重叠交错,茂密的林中,青年执剑与妖兽缠斗,只不过,这一次,被救的人,不是小兔子,换成了她谢迟迟而已。

    终于到了时机,剑气狠狠地袭了过去,没入兽的体内,体型庞大的兽身体一僵,慢慢地,重重地倒下了,顾清让白衣染血,连带着右颊也被溅上了几滴血迹。

    他素来清冷,唯独此刻带着异样而惑人的美。

    恍惚中,谢迟迟忽然想起,曾有人说过,周愿术法修为十分通透,仿佛就是为了修仙而生,说不定是仙界哪位下凡历劫的神仙。

    顾清让收起剑,转身朝她走了过来,谢迟迟定定地望着他,仿佛要将他看进心底。

    周遭一片寂静,静得仿佛能听见万千的星河流转。

    静得,仿佛能听见来自于胸腔之中的,那颗剧烈颤动的心脏。

    谢迟迟忽然开口问道,“神仙会下凡,幻化成另一个人的样子,活一生吗?”

    她的声音轻而柔,仿佛生怕重了,便会惊扰到一个美梦。

    顾清让一顿,在距离她三步远的地方停下了步子,他抬眼望她,眼底情绪晦涩不明,他无奈开口纠正,“那是下凡历劫。”

    谢迟迟不管不顾,执着地望着他的眼,“会吗?”

    苍穹之间,星河静静流转,在这万籁俱寂之中,谢迟迟听到白衣仙君轻叹了一声,似乎是对她的执着做出了回应。

    “会。”他说。

    不知为什么,谢迟迟的泪落了下来,不是伤心,也不是难过,不是喜悦,也不是气恼。

    她只是庆幸,庆幸自己,又和他,再一次重逢。

    -

    仙车悄无声息地驶到了顾清让身侧,“过来,我送你回去。”

    谢迟迟慢吞吞地挪了过去,瞧见她坐好之后,仙车十分平缓地飞了起来,飞到了银河上空,仙车内部十分通透,谢迟迟一低头,便能瞧见脚下的星河流转。

    许是觉察到她喜欢看这些,仙车行驶的速度稍稍慢了下来,在星河之上做了片刻的停留。

    谢迟迟这还是第一次见有人能将仙车驭得这么平稳,心中敬佩非常。

    仙君做神仙便令人望尘莫及,没想到去做了一遭凡人,也是不可企及的境界。

    谢迟迟看够了,收回了视线,仙车朝仙息阁方向行驶了起来。

    “来了这么久,怎还会识错了路?”顾清让的声音忽而响起。

    “今日去了太多仙府,颇有些晕头转向。”

    谢迟迟说着望了顾清让一眼,他的轮廓此刻无端柔和。

    他抬手,递过来一个东西,“带着此物,在仙界便不会识错路了。”

    那是一根平淡无奇的绳子,谢迟迟伸手接过的瞬间,它忽然缠绕上了谢迟迟的腕子,最后在相接处凝结出了一颗珠子,好生奇特,谢迟迟上手摸了摸,珠子微微闪了闪光,最后暗了下来。

    一路便这么过去了,转眼便到了仙息阁门前,檐下的风铃微微摇摆,叮铃作响。

    顾清让起身下了仙车,谢迟迟瞧着他的身影,忽而想到方才,鬼族奸细似乎说,她身上有护咒。

    “仙君。”谢迟迟开口唤了他一声。

    他动作一顿,慢吞吞地转过了身,月色下,他的脸色比素日里更白了三分,整个人似乎有些,脆弱。

    “方才那个人说,我身上一直有护咒,只不过前两日,突然散了……”

    “前几日我闭关,无法加持护咒。”

    只是这样吗?

    谢迟迟总觉得这个答案,似乎并不是全部,可他似乎不愿多说的样子,谢迟迟便按下没再追问。

    “回去吧。”他温声道。

    谢迟迟点了点头,“今日,多谢仙君了。”

    顾清让转身走了,谢迟迟按下心中异样的感觉,将仙车慢慢升高,升到第七层停放仙车的廊庑之中。

    她从车上跳下来之后,鬼使神差般地,谢迟迟转身朝顾清让走的方向望去。

    不知为何,他并没有捻动催云诀飞往一十三天,依旧慢慢地,悄无声息地走着。

    就在谢迟迟将要收回视线转身的那一刹那,白衣仙君忽然弯下了腰,呕出了一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