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92章 终将失去的命运

    岐山远宾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他没有更好的选择,唯一的选择就是溜。eww┡w1xiaoshuo

    所以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强行收招,将刚刚紧贴在了楚风脖子上的青竹杖收了回来,强忍住青竹杖的反噬,将越界符祭起,一道白光刹那之间贯彻天际。

    岐山远宾想要进入那道白光之中——只要进入那道白光之中,他就能逃离这里。

    但是在他试图迈步的那一刻,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起来。

    甚至有一滴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滑落了下来。

    空间锁死。

    楚风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所以锁死空间的人只可能是来自山上的人。

    而且,对方锁死空间的凭借应该是一件帝器,一件比自己手中的青竹杖还要强大几分的帝器,才会使得自己身周的空间在不知不觉之间就被锁死,而青竹杖甚至连一丝的反抗都没有。

    只有拼死一搏了!

    转瞬之间,岐山远宾的念头便陡然转了数转——虽然这只是短短的瞬间,但是这却终究是激烈的战斗,是属于八阶修士的战斗,一瞬间的分心都是致命的。

    当岐山远宾的主意拿定的时候,楚风手中的魔刀已经斩落了下来。

    岐山远宾看着那口斩落下来的魔刀,神色之间更多了几分不甘和愤怒。

    但是终究还是晚了。

    他几乎是毫无抵抗之力地被那一刀竖直劈裂而开,飞溅而出的鲜血却并没有哀悼主人的遭遇,而是出了欢快的呜咽,疯狂地向着楚风的体内汇聚而去,将楚风那一双眼睛染得愈血红。

    “当啷啷——”

    青竹杖落地轻响,一块块碎肉如雨一般撒落在地,充满了让人不快的气息。

    收刀,魔神怒吼!

    满座皆惊!

    楚风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身躯陡然变得有些踉跄。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被抽空了一般,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不管是魔神还是厉鬼,在这瞬间都彻底烟消云散。

    他觉得脚下一软,整个人不受不受控制地跪倒在了地上,肌体开始崩溃,不断地向四周溅射着血花。

    那是适才功法运转出了自身可以运转极限之后的反噬,他的整个躯体只怕都会迅地被瓦解崩溃。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得下来,也不知道在这个时候,他身后的那些人会不会趁机杀了他。

    但是他没有去想那些,他只是小心翼翼地抱着啸月涣,不让自己身上不断喷射出的血溅射到啸月涣的身上。

    楚风猛地吐出了一大口血,他艰难地站起身,有些踉跄不稳,摇摇晃晃的,仿佛随时都要摔倒了一般。

    楚风艰难地迈出了一步,这一步迈出,身躯便失去了重心,顿时又向前倾倒而去。他难以遏制地摔倒,他没有太多的动作,只是微微地调整了姿态,避免惊扰到在他怀里沉睡的人。

    他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继续向前迈出一步,艰难而沉重。

    广场之上,一片死寂,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行动,只是看着楚风,抱着一个逝去之人渐冷的躯体,跌跌撞撞地前进,在身后留下了一条洒满鲜血的蜿蜒的道路。

    楚风走得很慢,慢得已经显示出来了他现在已经是奄奄一息,哪怕只是随意的一次攻击,轻松的一刀一剑,甚至可能只是缓慢地一次推攘,就可能夺走他的性命。

    但是那一刻,没有人有勇气去靠近他,也没有人有心思向他动手。这种情绪很复杂,绝对不是畏惧,也不仅仅是敬畏。

    所有人都目送着楚风一步步地走远,一步步地踩在下山的道路上,看着有些昏暗的阳光将他那有些单薄的身躯变成了一个朦胧的背影,摇摇晃晃地消失在了视野的尽头。

    直到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才长出了一口气,看着那个身影远去的方向愣愣的有些呆,心中有些怅然若失,就好像好像是被带走了什么东西一样的。

    冰之祺看着楚风远去的背影,微微瞑目。

    离绫却有些恼怒,心想若你心中还有绾绾,又何苦要去出这个头尽管,连离绫也有些怅然。

    而云海之上的大殿旁,男子出“嗤嗤”的笑声,好像是很欢喜的模样,有些自说自话地道:“你这是在挑衅”

    司马朗不语。

    “不过你也只能救他到这个程度了。”男子微微摇头,“他的伤很重,你救不了——他自己都快要放弃了,谁又能救得了?”

    楚风浑身都在不断地先外浸血,将衣衫也染得通红一片。

    他的肌体在不断地崩溃,血肉在不断的瓦解,尽管也在不断地重复再生,但是却难以赶得上伤势爆的度。

    楚风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但是他至少要在自己死去之前,将啸月涣带出去,带离她厌恶的淮山,带她到一个自由的地方去,让她不用再去嫁给一个她不愿意嫁的人。

    楚风觉得很痛,全身都很痛,每一次挪动步伐,浑身上下就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啮一般的,那种痛楚侵入了骨髓,侵入的灵魂的深处,根本难以忍受。

    每一次迈步,都让他觉得比起这样的痛楚来,死亡也许才是真正的解脱。

    但是他必须忍耐,必须咬牙坚持,坚持到走出淮山。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不走得出淮山,且不说淮山的守山大阵还没有被那些青年才俊们解开,就算已经解开,也说不准他就会在某处突然倒下,再也站不起来。

    但是楚风没有后退,也没有疗伤,他只想尽快地离开这里,再也不回头。

    他的嘴唇微微抿着,眼眸里有些黯淡的死灰,却也有些顽固和坚强。

    他的神情很专注,很倔强,一如曾经那个倔强的少年,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看着怀里啸月涣那干净的面庞,想起了很多往事,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一个有些骄傲有些自负的少女,高高在上地对自己颐指气使。

    再一次相遇,已经是十年之后。

    十年,对于修士来说,也不能说短的时间。

    十年,改变了很多事情,他不再是曾经那个青年,她也不再是曾经的少女。

    只是命运却让他们再次相遇,失意沮丧的楚风对啸月涣同病相怜,共同逃亡,亡命天涯。

    那之后的事情,似乎便是啸月涣不断地为自己付出,为自己牺牲,对自己的信任让他想起都难以承受。

    自己欠啸月涣多少,楚风已经数不清了,他也不想再去数了,他只是觉得自己的心里,仿佛背上了一座无比沉重的大山,让他难以喘息却又无法也不能放下这负担。

    楚风看着远方,继续跌跌撞撞地前进着,他不知道自己在这件事情之后就算自己还活着,是否还会有勇气继续前行。

    他已经失去了太多,他不愿意再失去任何的人了。

    他已经竭尽全力地变强,以为变强就能够不再失去,实际上,这一切都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谎言罢了。

    他变得越强,所卷入的风波就越多,失去的人,失去的东西也就更多。

    他无法让他拥有的东西成为永恒,他只能不断地失去,最后变得一无所有。

    最终会变得一无所有啊。

    楚风笑了起来,那笑容里满是苦涩,满是辛酸,更是无奈与痛苦。

    一个人,一辈子,到底要失去多少东西,才会罢休啊。

    他的身形变得有些佝偻,仿若是耄耋的老者,日薄西山,垂暮之年,一点也没有青年应有的朝气与斗志。

    他的步履变得愈蹒跚不满,好几次摔倒差点连啸月涣都无法保住,让啸月涣从怀里掉落。

    但是他还是坚持了下来,终于站在了那白雾一般朦胧的淮山的守山大阵之中。

    他站在阵前,微微地抿唇,沉默了许久,而后坚定不移地走入了大阵之中。

    他知道他再也走不出这个阵法了,但是他倒是真的一点也不会觉得绝望,因为他觉得终于可以沉睡了。

    眼前的白雾逐渐地变得粘稠起来,继而又渐渐消散开。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如洗的晴空,连一片白云都没有。

    秋天的草有些枯黄,在风中微微颤抖着,摩挲着出沙沙的声响。

    这里是淮山外,他似乎走了出来。

    他沉默了许久,才终于想起,原来自己身上,还有一块叫做开关玉的东西。

    他茫然地四顾,不知道究竟该去向何处,他只是本能地前进着,没有去思考,只是不断地前行,在身后留下了一条蜿蜒的血路。

    他不知道自己走出了多远,但是他现自己真的已经累到了极点,再也站立不住了。

    他的身躯猛地向下沉落下去,他想就这样倒向,但是他想起了怀里抱着的那个人,所以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微微地调整了一下倒地的姿势,避免那个人受到冲击。

    他平躺在有些崎岖的地上,被茂盛的草所覆盖。

    他睁着眼睛迎着刚过午时不久的阳光,看向了天空,看着那万里晴空,想起自己曾经说过的话,突然觉得那真的很像是一个笑话。

    他突然觉得眼睛有些干涩,也有些沉重,他不由得缓缓闭上了眼睛,在整个世界消失在他眼前的最后那一刹那,他依稀看到了一个模糊的黑影,轻轻地碰了碰他。

    他有些厌烦,没有回应,就此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