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章:泳池香皂事件

    伊妮岚简单做了两组热身运动,就想下水了,白鹿想起上次她跟自己比赛游泳,因为热身运动做得不够,下水一会儿就抽筋了,最后生了一场大病。

    “喂”白鹿叫住了伊妮岚“你是不是要下水了”

    “是啊。”

    “你的热身运动也做得太少了。”

    伊妮岚优雅一笑“不用担心,我先前做过运动,已经热身够了。”

    “你忘记上次抽筋的事了”白鹿鄙夷道“要不是我捞得快,你已经凉了。”

    “¬¬”

    伊妮岚翻了一记白眼,不过也听话了,并没有下水,重新做起了热身运动,大大满足了四周男性们的眼福

    美不美,看大腿。

    伊妮岚最美的就是一双大长腿,白得耀眼,很丰盈,不是那种很骨感筷子腿,以至于一名在泳池边抹香皂的男士都看出神了,手中的香皂滑了出去

    正巧这个时候,身穿笔挺军装,头发梳着油光可鉴的诸葛纪智走过来了,身边跟着俩主委会的领导,他们是来视察赛场的,当看到在泳池边做热身运动的伊妮岚,他们全都暗暗吞了一口唾沫,明明是美女在热身,他们也觉得浑身发热起来。

    诸葛纪智看着身材异常火爆的伊妮岚,不自觉溢出一抹猥琐的眼神,正心猿意马的时候,锃亮的皮鞋踩到了一块香皂,他一个侧滑,“哎呀”一声,“噗通”摔进了泳池里

    诸葛纪智扑腾了半天,咳嗽着浮出水面,脸涨红了,头发已经乱成杂草,他气得鼻子都歪了,谁他妈在泳池边放了一块香皂

    “诸葛将军,您没事吧”

    诸葛纪智努力装成不生气的样子,捋了一下头发,勉强一笑“只是不小心踩到一块香皂,脚滑摔了一下。”

    “我给您找一条毛巾。”

    俩主委会的领导也是少将军衔,年纪也比诸葛纪智大多了,但架不住诸葛纪智皇亲国戚的身份,又是出身华龙帝国数一数二的名门诸葛世家,他们对诸葛纪智很恭敬

    诸葛纪智爬上岸,急忙拿出手机,甩了甩水,皱起了眉头,手机看来是报废了,这两天真是倒霉,昨天让一群熊孩子拿爆竹炸了一身马粪,偏偏一群熊孩子里面有自己的族弟,大福是他们诸葛一族的嫡系小少爷,他不敢得罪,即便被炸一身马粪,也只能咬牙忍了。

    没想到今天又踩了一脚香皂,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把香皂放在泳池边

    “诸葛将军,你没受伤吧”

    诸葛纪智看向款款而来的伊妮岚,暗赞真是一个绝色尤物,如果没有路小曼,他肯定要把这个女人追到手

    “没有受伤,谢谢你的关心,伊妮岚老师。”

    诸葛纪智全身都滴着水,但依然表现得很儒雅随和。

    白鹿在一旁暗暗冷笑,伪君子,不过诸葛纪智确实很会隐藏自己,明明在外面养了一堆情人,却没有传出一点坏名声。

    诸葛纪智接过主委会一名领导递来的毛巾,擦拭着头发,冲着伊妮岚点了一下头“我还有事,先失陪了。”

    “好的。”

    诸葛纪智当着伊妮岚的面,不想破坏自己儒雅随和的形象,只能放弃追究是谁在泳池边放的香皂,郁闷的离开了。

    伊妮岚走回到老神在在的白鹿身旁,问道“看到赛会领导掉水里,你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有吗”

    “我刚刚看到你在幸灾乐祸偷笑。”

    “好吧。”白鹿老实道“我确实在偷笑。”

    伊妮岚没好气的道“诸葛将军是赛会的领导,你就不能尊重一下他吗”

    “不能”

    “¬¬”

    伊妮岚尊敬的道“我听说诸葛将军是以空军学院书面成绩第一名毕业的高材生,今年好像刚三十六岁,已经当上少将了,几乎是帝国最年轻的少将了。”

    白鹿只是挖了挖鼻孔,诸葛纪智的确是以空军学院书面成绩第一名毕业的,但里面水分太多了,而他的训练成绩可以说是一塌糊涂。

    这老小子除了骗女人特别厉害以外,就没什么本事了,绣花枕头一个,肚子里那点墨水,全用来编情话哄女人了,要不是仗着“驸马”的身份,他混到六十岁都未必能晋升少将。

    三十六岁晋升少将,倒也不算破格提升,只是需要大量的军功,和平年代,军功很难获得,通常都是导`弹、航天、国防等科研部队的军官,可以在三十多岁晋升少将。

    诸葛纪智曾在空军后勤科研部门镀过一段时间金,名正言顺拿到了晋升名额,否则以他的能力,六十岁都晋升不到少将

    白鹿当然不会跟伊妮岚说这些,贬低别人,也抬高不了自己,何必呢

    “我要去游泳了。”

    “小心一点,我脚伤了,捞不动你。”

    “¬¬”

    伊妮岚哼了一声,走到泳池边,一个鱼跃扎进水里。

    白鹿打了一个哈欠,拿起杂志盖住了脸,过了一会儿,听到一阵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

    路小曼看着伊妮岚下水游泳后,信步走到白鹿身边,其实她早就来了,诸葛纪智踩香皂落水的一幕,她也全都看到了,只是一直躲着不出来而以。

    “路小曼”

    路小曼看着杂志盖脸的白鹿,阴沉着脸,狐疑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白鹿拿掉杂志,坏笑道“我闻到你的体香味了。”

    路小曼信以为真,羞愤道“你是狗吗”

    白鹿笑得像一只小狐狸,这里他认识的女人里,只有几个女领队老师穿高跟鞋,会走到他身边站定的只有两个,其中一个已经蹦跶到水里了,那只能是另外一个了

    “你有什么事吗”

    “你是故意的吧”

    “什么”

    “刚刚他摔进水里,不是你干的”

    白鹿怒了“大姐,请不要冤枉好人,那老小子自己倒霉,踩了一脚香皂摔进水里,关我屁事”

    路小曼哼道“肯定是你”

    “我既然答应了你,就绝不会食言,只要他不伤害你,我不会动他的。”

    白鹿面色一整,肃然看着路小曼。

    路小曼没见过白鹿如此严肃的样子,略有一丝惊惧,难道真不是这小子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