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4章 执掌神威

    张信在感慨之余,却又感觉心情沉重。

    张然夫妇手里握着这样的底牌,也依然对神威张氏前途不甚乐观,可见他们对手的强大,确实远超当初叶若的预想。

    接下来他也没闲着,继续在傅华的帮助下,与张长治的叔伯长辈们一一见面。

    张信自然没指望从这些人手里,要来财产授权委托书的,他只是要说服其中一部分,同意将威严集团的经营权,交到他的手中。

    过程也很顺利,仅仅五个小时之后,张信就已拿到了经营权所必须的百分之十八的投票权。之后又硕果累累,一路上升到了百分之四十七。

    只要明天威严控股召开股东视频会议,他就可以掌控威严集团,且能拥有绝对控股权。集团的内部事务,张信都可以一言而决。

    这就是张然那份财产授权委托书带来的好处,这位虽是张源与张氏族人选择的傀儡,可在族中的声望却不低。上佳的经营能力,加上交际方面的才能,让这位在族中,也拥有极大的影响力。

    所以这份财产授权委托书,完全可以看成是张然的表态,足以促使部分倾向他们一家的族人点头。

    这些人,大约可占据表决权的百分之二十四。至于剩下的部分,则更多是因张信的这些叔伯,在发现事态已无法挽回之后,自暴自弃的举动。

    “张然那混蛋,他估计是疯了,才会把经营权交给你?”

    “算了,反正你已拿到了经营权,我这一份你也拿去吧。神威张家,已经没希望的,最后的时间,长治你玩的开心点。”

    “梦琪那丫头,怎么就不知劝一劝?再怎么宠儿子,也该有个界限!”

    “无所谓了!我就看你怎么折腾吧。不过记得帮我转告,如果神威张氏毁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中,他们有什么面目,去见张氏的列祖列宗!”

    诸如此类的言语,张信听了数十遍,耳朵里面都快起了茧子。

    可之后他也意外,又拿到了七份财产授权委托书,加起来大约是三十亿联邦币左右。

    ——这就是神威张氏,被称为财阀的原因。

    尽管威严集团,目前只有三千二百亿的市值。可神威张氏的族人,或是经商,或是从政,直接间接掌控的财富,高达数万亿。

    当日张信,是心情甚佳的来到了张氏主家位于新河内星的别馆。

    ——这里说是别馆,却完全可以说是一座行宫——内外总共十三栋哥特式建筑,里面拥有五十多个休息室,六十多个洗浴间,装修豪奢华丽的大厅,还有电影院,网球场、游泳池、战斗模拟舱等等一应俱全。在行宫的后方,更建有一间规模庞大的武道修炼馆。长三千米,宽两千米,用的都是最坚固的建材,并采取最先进吸能设计。哪怕是三阶的基因武者,也可以在这里肆意挥洒气元。这里还可调节重力,在一倍地球重力,到一百倍之间自由转换。

    此外在别馆的后方,还有宽达四十二平方公里的土地,作为别馆的花园与猎场等等用途。

    只是张信,在这里配置的先进战斗模拟舱待了一夜时间后起来,却发现他这间别馆的前门,已经被人围到水泄不通。

    数十万人高举着各种标语与旗帜,聚集在这间别馆的前方。

    “威严公司不该由小孩执掌!”

    “滚回你的游戏里面去!”

    “谁能阻止神傲天?”

    “我们需要吃,需要穿,也需要还贷款!”

    “我们的公司,不是你的大玩具!”

    “孩子,你该醒醒了,你不适合执掌威严公司。”

    张信来到了别管主楼的第四层,隔着那落地大窗,眼含好奇的看着外面,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这是在向你抗议。”

    曹月在旁答道:“我建议少主,你可以看看今天的报纸。”

    张信挑了挑眉,将几个新闻app打开,然后就发现里面铺天盖地,都是关于自己的新闻。

    “财阀太子微博晒福,已继承雷锤张源百分之八威严股份。”

    “今日威严集团王座即将易主,本报已确定张长治拿到威严控股百分之七十九的表决权!”

    “张然夫妇已签署财产授权委托书,神威张氏集体对张长治表示信任!”

    “新王加冕,威严集团即将进入新时代。”

    “威严控股辖下各大子公司股票集体重挫,跌幅最高达百分之七!”

    之后还有一连串的财经评论——

    “危机下的威严集团,何去何从?”

    “神威新王,能否让威严集团迈出泥潭?”

    “威严集团最大危机,即将袭来——”

    “军购弊案再解密,论威严集团股权构成。”

    张信稍微划拉了一番,就不禁微一摇头,一个感慨是这消息传的真快,也不知这些记者的消息源来自哪里。如果是监狱方,或者是联邦安全局,甚至是负责军购弊案的那位高级检察官,那么自己是否可以发起诉讼?

    另一个感慨是,如今站在神威张氏这边的媒体几乎没有,即便是由张氏财阀控制的威严传媒,也没有多少是为他说话的,顶多是遣词用句上,稍稍讲究一点。

    此时张信,也已大致明了地球联邦的规则。号称是人权时代,人人平等,所以神威张氏的权威与压力,对于那些有着无冕之王的记者与主编来说,估计没太多作用。甚至会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这些人只要辞职之后,跑到外面自吹自擂一番,就可获得‘不畏强权’的美名,自己难道还能派人去宰了他们?

    接下来他都懒得再看,直接关闭了这些新闻app。

    “所以这些人是担心我继承集团之后,会砸了他们的饭碗?”

    那些新闻与财经评论,他现在都不用看内容,就已知里面大概说的是什么了。无非是表达对威严集团的悲观,对张长治能力的质疑。

    “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担心。”

    曹月直言不讳:“神威集团及其关联企业,在新河内星的雇员达到三百万。所以我估计等到中午时分,到这里来抗议的人还会增多。”

    “难道他们以为这样,就能让我退却?告诉当地警局,让他们尽力维持这里的秩序,保证所有人员的安全。再从第二保全舰队调些人过来,提升别馆的安保级别。”

    张信淡淡道:“再找人帮我设计一个方案,我要尽可能快的将傲客微博与天眼直播私有化。”

    他现在决意已定,确需找个自己的发声渠道不可。

    当然,如果只是为了防止外力干涉,那也没必要全资掌控傲客微博。不过他预计,接下来的这段时间,这两家公司的流量与关注度必将暴涨。